「啪-----

因為沒有請假,而被記了兩天的曠課。我臭著一張臉,獨自走出了訓導處,竟然不讓我補請,也真夠欠揍的

走在前方的意凡跟維凱,在交頭接耳之餘,不斷的轉頭盯著我看,意凡的臉上還有著隱隱的歉意

我最不喜歡他這樣的表情了,看起來挺可憐的,讓我總狠不下心去兇他

「羽!!!」隨後出來的風跟翼邊向我揮手邊跑了過來

有氣無力的揮揮手後,我帶著不爽的表情繼續往前走

想必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我回台灣之後一質有點歇斯底里的.真心的希望他們可以體諒

「明天一起出去吧!」剛追上的風笑著說

「我………」需要一點時間靜一靜

「走嘛去海邊嘛….」翼露出笑容附和著

「好啦!!!

對於拒絕朋友這一套,我總是非常不在行

我不像翼可以面無表情的說出不要,要去你自己去,也沒辦法像風或意凡琬轉的拒絕一個人

搞到最後…..我什麼都會說好

更何況只有一個人約就算了,同時兩個,還同時露出笑容,我可以說不好嗎?

「我們還約了意凡跟維凱」風補充到

他說出這句話的一瞬間,我狠狠的瞪著他

「忽然想起有事..去不了了」

硬擠出笑容,我說到

「我知道你明天沒事,後天沒事,不,應該說一整個禮拜都沒事」翼露出奸詐的笑容「要不是想避開誰…….

..........我去就是了」可惡!!幹嘛那麼清楚我的行程呀?

「喂!!!!林意凡,王維凱,聽見了沒?羽答應要去了啦!!

風朝著前方喊著,聽見這句話的兩人,同時轉頭看著我

維凱裂嘴笑了出來嘴巴大得可以跟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貓P.K

媽呀.我從來沒看過那麼大的嘴………..

而意凡則是面露微笑的向我點點頭,就算是謝謝吧

「喔對了..翼,去哪個海邊?」我好奇的問到

「風說要去碧砂漁港…….

明顯的可以看到翼的臉上掛著三條黑線

我想瘋絕對沒有搞清楚碧砂漁港是幹嘛的

虧他還上的了高中,真是令我欽佩無比

「放心……..我會叫他換個地方的」

翼拍了拍我的肩說到

知我者翼也………我真的很不喜歡漁港..很臭

「吶有些話我想跟你說」意凡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對我說到「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點了點頭,我跟著意凡走向2樓的樓梯間

途中還有幾個學姐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意凡,接著又看著呆站在一旁的我

等一下該不會認為我劈腿吧!?

拜託我看起來人多Nice

「請問一下學妹….你不是王維凱的女朋友嗎?」干˙你˙屁˙事呀

現在的學姊都那麼愛多管閒事嗎?

「我跟羽是朋友」正當我滿腦子都是髒話的時候,意凡跳出來解釋

………我還以為….抱歉……….」那學姐滿臉尷尬..匆匆說了一聲抱歉就滾~走了

蠢蛋……我不屑的想著而意凡則笑笑的看著我

「羽我去美國之前你可以多陪陪我嗎?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這傢伙是哪根筋出問題了?

「還有..不要告訴維凱好嗎?」他繼續笑著說

事情越來越詭異了..多陪他我沒意見

但是不要告訴維凱又是為甚麼?

他又在想什麼呀…………..

「為何?

Just  a  test…」意凡笑著聳聳肩「願意配合我嗎?

測試呀….聽見這個..讓我的心好癢

對我們來說測試等於整人咩….

而且對象還是王維凱捏………

王維凱,在我面前總是溫柔到很扯,遇到危險時,總是冷靜得像冰塊一樣他是個稱職的男友,也是個很好的朋友

但除了笑容跟面無表情之外,我卻再也沒看過他其他表情了

若配合意凡整他,可以因此看一看不同的王維凱

………我願意參與

「恩什麼時候開始?

此時此刻,意凡露出了陰險的笑「現在!!!!

「蛤?

「配合我就行啦.你在緊張……….

「羽!!意凡!請問你們在上面嗎?」意凡話說到一半便被前來找我們的維凱打斷

「那羽……….我示範給你看!!!!like  now」意凡說完之後立即緊緊得把我抱住「噓~~~~~~

媽呀…..強抱(強行抱住)我還叫我閉嘴!?

天理何在呀………天吶

要不是我答應配合你

早就一腳往你那弱不禁風的重要部位踢去

這叫做「以石擊卵」懂嗎?

「原來你們在這呀?怎麼都不出聲呢?」維凱笑著走了過來

我緊張到可以聽見「噗通噗通」的心跳聲,意凡臉上的笑也越來越深了

wow~原來羽你在外遇呀」剛站定位的維凱瞪大眼睛說到,但他隨即露出了笑容「好好的跟意凡道別吧」

帶著詭異的笑容..維凱快步的離開樓梯間

我跟意凡此刻的表情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冏」

「幹!!!梁羽你男友是哪一點有問題呀?

「別問我……..」面對維凱適才的反應我顯得有些小沮喪,這代表他不care我嗎?

而意凡好像也從我的表情看見了什麼

「放心啦羽.維凱他很在乎你的」

「我有說什麼嘛……..」從冏的表情恢復平常的表情..我無奈的說到

「那.我們就讓計畫繼續進行囉」

我就不相信維凱不會生氣..意凡這傢伙只是為了整他麻?那我參與的意義為何?感覺起來我好像只是參與這場遊戲的變態

 

「我………」我開始猶豫了起來

「不….不然我們換個方法好了」

!?

我有預感.這次意凡是玩真的了

 

 

 

 

 

「羽!一起回家吧」

最後一個鐘聲終於打了,在收東西的同時,維凱走了過來

抬起頭 ,我正準備要答應他時,旁邊忽然殺出一個不明物體

「嘿!!..要段考了讓我幫你複習」仔細一看原來是意凡

「但我跟維凱已經…..

「哎.我相信他會體諒的,對吧維凱?」意凡用很欠揍的表情看著維凱

到底在搞什麼呀這已經不是普通得開玩笑而已

再這樣下去維凱他…….

「我還是請維………..

「那噢..就讓意凡來幫你複習吧!!!!」維凱忽然笑著說「他的功課比較好,我相信若是他來做,你一定會進步的」

!!

「恩..謝嚕!….我跟羽要先走了」說完後,意凡抓著我快步離開教室

太過分了!如果他發飆我不就死定了?

「不要玩了啦!」甩開他的手我吼著「你的做法太賤太賤了」

意凡露出更賤的笑.好像在說….”我就是賤..幹我呀

我很好奇怎麼有人可以賤到這種程度

「梁羽你是真的想要了解維凱嗎?」他笑著問到

「我承認你可能比我還了解他,畢竟國二之前我完全不認識他,但你不覺得太扯了嗎?

他的笑又更深,嘴角的弧度也越來越大了

「維凱的個性...要繼續玩下去才有意義,如果半途而廢,他的脾氣只會越來越好而已」

怎麼聽王維凱都有病..神經病..大腦有病...全身都有問題嘛..如果是我早就發飆了!這件事結束後,我應該要帶他去看心理醫生

「那..就繼續下去吧」咬著牙,我做出了決定

聽見這句話,意凡的笑漸漸變成微笑

就像我剛認識他時,那種純真的笑。對我來說,意凡的笑是我看過最好看,最完美的笑

「恐怕維凱現在已經在寄話怎麼幹掉我嚕」他說到「我敢打賭,他現在還站在門口等你吧?

「真的假的!?」聽見這句話我全身一震

外頭才剛下起了傾盆大雨

若真的像意凡說的一樣,他一直在門口等我

感冒了怎麼辦?我存心要整他,而他卻在等我!?

!!叫我良心怎麼過得去呀?

「我得先回去了」再次匆忙的抓起書包,這次的目的的是校門口

一路慌慌張張的在走廊上奔跑,若不是大家都放學走光了,我可能早就被教官叫去訓一頓

「刷」一出校門,立刻就被傾盆而下的大雨嚇到

但隨即在雨中出現的身影更讓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那是全身濕透的維凱。在雨的交織下,背影顯得格外憔悴

「維凱!你站在那邊幹嘛啦..」撐起傘,我向維凱跑去

他笑了笑「才等不久就下雨了….運氣很糟呢」

「白癡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看他一身濕答答的,連我都覺得冷

「不會啦..我們快點走吧」接過我手中的傘,維凱帶著我走出了校園

有人說..有病的人在真正應該生病的時候絕對不生病

因為本生就有病

而這個有利的條件,使有病的人成了免疫力很好的一群

就綜合來說我身邊的王維凱正是這種人

「好羨慕呀…….」我自言自語的說著

「蛤?」他好奇的低下頭,髮梢的雨珠都跑到了我身上

Not thing…」尷尬的笑了笑我連忙轉移話題「時間還早..要不要我沒你去買一雙鞋子換,順道逛一逛?

展現我帥氣的男友,羨煞其他路人

低頭看了看濕透的鞋子,他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也好..我這雙鞋都可以當古董了」

的確...你國二也那雙,高一也那雙,.你不想換.我都想幫你拿去換掉了.

老實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節儉的有錢人

「換什麼牌子的?

「雜牌的……….

「哇靠!你穿著腳上的那雙Nike說要換雜牌的?」我瞪大眼看著他「要換雜牌你幹什麼花錢買Nike

他低下頭,看了看我腳上的那雙鞋「雜牌的……..

頓時臉上掛了三條線..我是國寶級的窮光蛋……雜牌很正常好不好?

「好穿嗎?」他歪著頭問

「不難穿至少壞了不會心疼」

!在講下去我就要哭了

他又笑了,踏起輕快的腳步,抓著我的手往學校最近的鞋店走去..現在回想一下,離學校最近的鞋店至少也有.............................哇靠!!!一公里

「先生..你要怎麼去呀?」該不會走路唄

「騎車呀!」他笑著說

「摩托車…….?你有駕照囉?」我好奇的問到

「腳踏車……

…..拜託,你要騎一公里..還帶著一個大書包還帶著一個大書包?

病得越來越重了.精神科..精神科!

「上來吧..Nike的代工廠..要什麼自己挑」坐上坐墊,他拍了拍後座說到

!!」我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坐上去

「我家開的..代工廠」

說完後,這傢伙用時速80公里的速度開始飛奔下坡,用這種方法嚇人很低級很低級啦

邊飆淚邊想我真的不介意你騎慢點

腳踏車不能當機車騎呀先生.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停下腳踏車,用燦爛無比的笑容把我拎下車

天吶.全世界都在轉

 

「嗚哇……」我撐著頭靠在他身上「去死啦..騎那麼快」

「我的興趣就飆車咩…..

送出一根神聖的中指,我努力的從他身上爬了起來

現在我終於看清楚這裡是哪裡了……看起來根本就是一個大型批發商場,只不過多了一個Nike的牌子而已

「走吧!」拿起書包,他牽著我走了進去

一踏進他口中的「工廠」,維凱立刻堆起笑容向員工打招呼

那些婆婆媽媽們看見他熱絡的跟什麼一 樣,紛紛上來噓寒問暖,順便偷摸幾把,讓我很想出腳把他們踢走

「阿姨們這是我女朋友梁羽」他笑著介紹到

微微點了點頭,我才不屑跟這群變態打招呼

「羽有些小害羞………請各位見諒」維凱的笑容僵硬了點

我想他已經發現我的不爽了吧,抬起頭看著那群生是好大的歐巴桑們,他們得笑容也漸漸消失了

要不是看在維凱的份上,我看他們早就衝過來圍毆我了…….一群貪生怕死的傢伙

「那.……我們去選鞋子吧!」他轉過頭來對我說到

「嗯!」對維凱笑了笑,我轉頭示意那群「阿姨」看好

確定他們全都在看後,我用力的摸了維凱一把

!現在這群阿婆一定氣得牙癢癢

「呃………少爺讓我們來帶這.這位小姐去選好嘛?

有一個老太太跳了出來,眼中冒著報仇的怒火

?」維凱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歪著頭看著他們

「我們比較清楚鞋款……….可以給他一些意見」

「呃…….

「這樣也好.我養.就麻煩您們了.」我笑著,自顧自的走了

「羽!有事叫我!」他擔心的叫到

揮了揮手後,那群阿姨們趕忙向維凱道別,快速的跟了上來

果然.一離開維凱的視線,後方那一坨馬上囂張了起來

「喂!!!!不要以為我們不敢動你!只是看在大少爺的份上饒了你而已..

真是一群白癡….邊想邊笑著,我轉身面對她們

「各位大嬸...想知道我為甚麼變成重人覬覦的你家大少爺的女朋友還安然無恙嗎?」我頓了頓,露出奸詐的笑「因為我很奸詐,說更難聽一點是的..我想就是賤吧」

!!!!!!」眾大嬸們露出訝異的表情

「沒錯.....我不但嘴賤,連做事的方法都很賤…….在場有沒有哪位想試試?

笑看著前面的太太們,每一位滿臉怒火,卻沒有任何人敢上前反駁我,這時的我,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爽」

「咦!?沒有人想試嗎?真可惜…..

嘟起嘴..我作做的做出惋惜的表情,雖然這是最適當的表情,但對一群怒火中燒的歐巴桑來說.只有欠揍才是最合理的解釋吧?好嘛…..我承認我是有點太得意了,因為第一次用言語嚇唬別人就成功..所以現在我非常的爽..

「少爺!?」忽然有一個大嬸傳出了驚呼聲,隨著他的眼神看去,站在門口的是..王維凱!!

「我全部都聽到了喔」他笑著,用手臂倚著門板說到,這句話一出口,那些阿婆們馬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等著看我怎麼解釋這一切

「又怎樣?」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緊張我問到,他收起笑容,快步的向我走了過來,從他的表情看來,每一步都像在宣告著我的死期將近,吞了一口口水,我硬是對上了他的臉,他的眼

「我不能接受我的女朋友很賤」他低聲說道「改掉」

「所以你現在是在袒護這群老阿婆?你剛剛有沒有聽到他們是怎麼說我的?如果你有聽到…….…..我對你感到很失望..真的」強忍著在眼眶打轉的淚水,我瞪著他說完了這一段話,隨後頭也不回的離開工廠

我不知道我可以走得了多遠…..只知道現在自己想離開..

就這樣...我在雨中漫無目的的走著,同時也掛斷了好幾通維凱打來的電話,想一想乾脆關機算了

 

「鈴」沒想到觀基的念投一閃過,手機又再度響了起來

這次,我病诶有掛掉,而是默默的接起了電話

「喂咿~」話筒的另一端傳出了意凡溫柔的聲音

一聽見他的聲音我就傻住了….現在是要叫我哭給他看嗎?

「梁羽在家嗎?」意凡的聲音消失後,取而代之的是風的聲音

大雜燴嗎?..你們

「我們只想讓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我們隨時隨地..我們都會到」翼冷靜卻又溫暖的聲音傳了過來

「翼……………

 

 

在這場雨中………有個人站在雨中……….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6023525 的頭像
cat6023525

〃 水字銘 ★

cat60235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