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擾嚕….」

下午,學長帶著女友”雪特”來家中拜訪

這幾天裡,他給予我們很大的幫助..維凱特地邀請學長台家裡做客

但到了這時間..他還把自己反鎖在房裡..是在幹嘛呀?!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先向學長道歉了

「抱歉…學長..還有雪特,維凱他..一直不出來」一臉歉意的對他們說道,害我不得不鞠躬道歉的維凱死定了

只見學長和雪特相視而笑「沒關係,維凱他一定會出現的」

「?!」在學長說觸那句話時,我似乎隱約看見雪特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他討厭維凱嗎?!難道他們見過面?相處過?但我卻什麼都不知道…

轉頭看著大家或許會有人知道也說不定。在這同時,我看見了一臉茫然的南彩衣

「怎麼了?!彩衣….你怪怪的」故做關心,我問道

根據他的表情,隱約可以猜出他迷上雪特了。的確,雪特是一個不可否認的大美女.跟學長也相當的匹配..

除了名字很怪這點外…..

南彩衣似乎沒有回話的打算,凝視著雪特的雙眼中有著不同的光芒

「宸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呢,那個的時候也很溫柔」在南彩衣當花癡的時候,雪特笑著跟翼聊天

其開放程度讓我在一旁聽了都不由得臉紅起來,怎麼會有那麼開放的人…

「小雪也很配合呀」親密的摟著雪特,學長的臉上洋溢著幸福「是個好女孩呢」

用眼角看了看身旁的南彩衣,他開始坐不住了,一直不安的移動著身體

「那意凡你和彩衣….」學長笑咪咪的看著意凡

「我…」意凡紅著臉正準備回答

「誰要和那麼骯髒的男性做那種事?乾淨的女性不是好多了?」南彩衣終於按耐不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接著,他轉身面對雪特「雪特姐,和我在一起吧…你一定會幸福的」

聽見這句話,雪特露出來不屑的笑容「南彩衣…這才是你的真面不是嗎?!」

「咦?!」南彩衣詫異的愣在原地「你….」

「看到了嗎?意凡..這就是你的未婚妻唷」學長向意凡說道

原來這一切都是預謀好的?故事進行到這我恍然大悟,那學長和雪特的關係也是假的?

「揭發完南彩衣也該換雪特了」風蹦蹦跳跳的跳了出來,笑著說道

不會吧?!連雪特也是同性戀?!他一臉抱歉的看著我..扯下了她的頭髮

在失去飄逸的長髮後,美麗的雪特已經不知道到哪了

取而代之的是,維凱俊秀的臉龐…三小呀..維凱為甚麼會出現?

該不會有扮女裝的癖好吧?我一臉不屑的看著他想著

「都是風的主意啦..」他沒好氣的說道「不然你以為我會想碰那傢伙嗎?」

不用思考也知道,那傢伙等於學長..但無論如何..

讓維凱穿女裝也太侮辱人了吧?!我瞪著風…

「為甚麼是維凱?」我不解的問道

「因為提出要揭發南彩衣的人是他」學長笑著說「他說不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差點”被侵犯」

這樣子…原來他是在乎的,說真的..好感動

但是這種揭發方式也太突然…如果意凡不能接受

意凡?!我都忘記他了..他應該很慶幸及早發現了這件事吧?我笑著看向他

在我眼前的意凡,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一臉茫然的看著身旁低頭啜泣的南彩衣,毫無生氣的呆坐著

「為甚麼要讓我知道這種事?」他喃喃的說「我甚麼都不想知道」

「意凡…」維凱一臉抱歉的走向前想拍意凡的肩膀

「不要碰我」氣憤的甩開了維凱的手「為甚麼要讓我知道維凱那麼正?我都想把他了..」

「蛤?!」聽到這句話,全部人都愣住了

我看向維凱,身上穿著女裝的他,縱使一頭短髮還是好正..

看得我都想跟他分手了

「意凡..你比彩衣更直接呀」風笑著對意凡說道

「你這樣我會很困擾」維凱紅著臉低下頭

欸我說你在害羞三小呀…..

該不會………

「我終於了解為甚麼你都不牽我的手,為甚麼你很少抱我,原來你愛的人是意凡?!天呀…這一切真是太荒唐了.」

完全不打算控制好情緒,我大叫著

吼完後..翼笑了出來「遊戲還沒結束嗎?」

「好像白癡咧」風靠在門邊不屑的笑著

這對情侶真的是有夠欠揍..還一搭一唱咧

「真蠢,你以為我的眼光會爛成這樣?」意凡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我說著

「三小..」

「欸旁邊那個女的,你可以滾了..竟然說我髒?!我每天都有洗澡好不好?」

意凡又坐回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對南彩衣說道

「意凡葛格…」南彩衣一副可憐樣喊著意凡的名字

「小妹妹.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意凡抬起眉毛,不帶任何一絲感情的說「現在.遊戲結束了」

南彩衣動也不動的呆在原地,似乎不相信一向溫和的意凡會說出這樣的話

對…唯有這點我可以體諒..我也被變臉意凡嚇到了

「你一點也不了解意凡不是嗎?」風一臉不在乎的把玩著自己的頭髮「憑甚麼…繼續待在這裡」

南彩衣摀住了耳朵,一直拚命的搖頭,已經不想在聽下去了

「是要毫無損傷的離開…..」我看向翼

「還是要下半身癱瘓爬出這裡..?」翼接著說道

只見南彩衣緩緩的轉過身,哭著跑了出去

爽啦!!我們一行人智退猴山大魔王

「那意凡..去慶祝吧」我露出笑容看著意凡

他抬起頭看著我,臉上布滿著淚痕

「咦?!怎麼了?」我焦急的問「怎麼哭了?」

「我很愛她….」意凡抽抽噎噎的說著

「剛剛怎麼不說咧?」維凱輕聲的問著「還是可以挽留的」

意凡低著頭,一直不開口,難道是有甚麼難處?

「彩衣他…喜歡的是女生」學長說道

「她不愛我,我沒有必要去強求他跟我在一起」他抬起頭「而且,我怕挽留他就會失去你們」

有可能!!想很遠..很讚..很好很好

我一臉讚賞的看著他,真不愧是意凡

「你是白癡呀?」風瞪著他「會做那種下流事的人只有羽吧?」

「我會硬逼自己繼續包容你」無奈的看向他,我說道

意凡抬起頭對我笑著,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們不會輕易拋下他

是呀……我不會,絕對不會像你忘掉我一樣輕易

「喂….」一直沒說話的翼出聲叫我們注意

「你們別忘了,剛剛我們說出了那麼狠的話….如果是你們,會回頭嗎?」

「「………」」頓時,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的確,話都說那麼絕了,叫她不要再出現

但在下一刻,我們卻要求他回來...這樣得我們會不會太不要臉了一點?對他造成的傷害,又要怎麼彌補?

「順其自然吧?讓南彩衣也有一段時間沉澱….」翼訂下了結論,同時也讓意凡死了要追回他的心

「各位…..」下一個出聲的是學長「今天我會來這除了那件是外,主要是要告訴各位…….」

接下來,他即將說出的…將帶給我們無限的錯愕

 

----------------------------------------

可以在2010的最後一天發出這篇文章

天呀...天知道這是多令人感動得事

在2010感謝所有看過我文章的人

感謝創造痞克邦的偉大老大

感謝水城大的支持

感謝小睏大看我們文章

希望每個路過這的人都新年快樂B-)

 

cat60235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