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是發在我認識維凱他們之前了,在我還是個國一新生時,學校經常傳聞王維凱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不僅有混幫派,聽說就連學長姐走過去他也敢瞪…..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就這樣,王維凱的壞印象就一直存在於我的心中。

 

「我出門嚕~」一天早上.....莫名其妙壞了鬧鐘,20幾分才踏出家門..心情糟到極點….難免的臉也臭到極點

「碰------」我用力的推開門….沒想到一抬頭看見的是王維凱!!!

挖哩咧……今天已經夠衰了…

為甚麼老天爺就不能稍微讓我有一點好運氣?

王維凱瞪著我….我也不甘示弱的瞪著他

流氓就流氓..了不起唷?在我加前面撒野…我拿…拿滅火器打你唷!!!!!!!

「兄弟們!!」王維凱轉頭對他旁邊的人說著「殺~~~」

「阿~!!!!」聽見這句話我趕忙抱著頭蹲了下來…..

剛剛說要拿滅火器打你….是開玩笑開玩笑的啦

「咻------」他和他的朋友們就像一陣風從我旁邊閃了過去

我緩緩的轉過頭看了他一下

這時的他也轉頭對我露出笑容

「掰掰……..」討好討好…..從小媽媽就叫我要討好重要人士…….

我擺出笑揮揮手,他也有禮貌的跟我揮手說再見

 

衰了那麼久…我趕忙拍拍身上的灰塵…往學校衝去

路上行人一個一個閃過…….就是沒有哪一個好心的大嬸或是伯伯跑來問我說”妹妹需不需要帶你去上學”

不過就算這樣問….也只會幫當作變態罷了

「羽!!!!梁羽」正當我正趕著過馬路時,有一個王八蛋叫住我

我他媽的哪一個王八蛋用這種鬼方法騷擾我?「嗯?」

「我不是教你晚上要打電話給我嗎?」那個叫我的人提著一大袋東西跑了過來

什麼東西呀.我可不記得我認識一個有那麼多東西的女人…..「請問你哪位?」我盡量很有禮貌的問著

「黎翼啦…..你連你朋友都認不出來」一近看才發現原來是拿著大蛋糕的翼……

「翼!!我跟你說唷…剛剛我在我家門口遇到王維凱」我用過度誇張的手勢和語氣說著

「蝦咪?」翼把臉湊了過來「王維凱耶…他在你家門口幹嘛?堵你?」

哩馬咖拜偷………我很安分好嗎?「不知道……..後來他還跟我說掰掰咧」

不過現在我才知道…..為甚麼他會是風靡校園的流氓了……..

王維凱的笑容真不是普通的帥…….

「挖賽………..沒想到他會做這種事」翼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笑容

「我也被嚇到了……我只是無名小卒耶拜託….而且長的也不好看」我聳聳肩

「…………….」

我跟翼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走到了學校

不用想.我已經遲到很久很久了…當然..翼也一樣

誰知道今天到底會衰到什麼程度?

不要跟我說一進去就會看到那個衰鬼

啥?不知道衰鬼是誰?

衰鬼就是那個王維凱啦..不過應該不可能吧…..我在5班他在3班….拜託..程度差很多耶

「啪----」我緩緩的打開門..探頭進去看著

「抱歉…我們遲到了..」我跟翼快步的走到座位上坐好

「你們也不用做了啦…下一節課馬上就要開始了…去拿課本準備上課去吧你們」老師沒好氣的說著

好歹也要讓我座一下…..

不甘願的拿起課本再次背起書包…拉著翼走出了教室

「或許還會遇到王維凱呢!!!」翼打趣的說

「不可能啦.他在我出門時才剛殺過去…一定不會來學校了」我顯得有點失望

國小這傢伙就頗負盛名,為了因應大家……….我好像也莫名其妙的暗戀起他..

瘋了我……….真的

「同學…..!!」正當我跟翼神情恍惚的往科任教室移動時……後面傳來了叫聲

挖哩咧咧….我旁邊一堆人..

阿這位大哥您是在叫誰呢?

我回頭看了一下….八成又是哪一個花癡要追我們班的了吧?班上有一個很正的

「!!!!!!!」

不看還好……一看嚇死人……嘿咧不是王維凱咩?

「同學!!!前面的那個同學..等一下」王維凱的聲音持續著

走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同時停了下來…….王維凱的話…..沒人敢不聽……

而且在不確定是誰的情況下

只好大家都停了下來

「吶..羽………..他是不是在叫你呀?」翼問到

「不可能啦…走我們的別理他了…下一堂課又要遲了」

「同學……..請等一下!!!」他又再叫了一次

難到真的是叫我嗎?

「我?」我轉過身看著他問

「對」他露出了笑容

身邊的人鬆了一口氣….眼中盡是”有人死定了”的意味…..

不會吧?我真的衰到這種程度?

「有事嘛…………?」

「旁邊那個可以先走了..」他向翼命令到

慢著………要殺我也該留個目擊證人吧?

叫我以後要怎麼告你呀先生….

不不不.好歹也留個陪葬品給我

我會很感激你……真的

沒想到………連翼也默默的走開了

「嗚……….不要走」

「哈哈..」他誇張的笑著「你怕我會砍了你?」

「恩………..」我點了點頭「我還怕你把草蓆包一包就丟了…..」

聞言..王維凱又笑得更大聲了

「不是啦..我只是想說今天早上遇到時…..你向我揮了手」他靦腆的笑著「從來沒人會有善的對我揮手」

其實那只是討好…..我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是嗎?真是遺憾」我盡力露出憐憫的笑

「所以我想…..做個朋友可以嗎?」他很誠懇的問著…….

「恩…..」我露出了燦爛的笑

 

就是那天,我認識了王維凱這個人

也了解到他需要更多的關懷

誰知道呢?或許他根本就不是我們想的那麼可怕..

他只是需要多一點了解罷了

 

 

 

-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6023525 的頭像
cat6023525

〃 水字銘 ★

cat60235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